多次因环保安全问题受罚 国邦医药屡吃罚单却屡屡违规
大众证券报  蔡方 2020-07-31 21:58

国邦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邦医药”)5月22日向证监会递交了IPO上市申请。国邦医药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大众证券报》记者注意到,公司近几年来多次因环保以及安全生产问题受到相关部门的行政处罚。与此同时,公司近三年来产品毛利率均明显低于同行业的其他公司。

环保违规频频发生

我国对环境保护问题日益重视,制定了严格的环保标准和规范,新修订的《环保法》于2015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新修订的《水污染防治法》也已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国邦医药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医药板块涵盖原料药、关键医药中间体及制剂,动物保健品板块涵盖动保原料药、动保添加剂及制剂。

“公司建立了严格的环保相关内部管理制度,严格按照国家环保相关规定进行生产,并通过接受环保部门在线监测设备的远程监测、加强环保相关设备投入、自主环保监测、聘请第三方专业环评监测机构等手段加强对环境保护措施的内外部管理和监督,取得较好成果。”国邦医药在招股书中表示。

但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公司仍然出现由于人员操作等问题导致环保设备使用不当或废物排放不合规等情况。

2016年10月20日,绍兴市上虞区环境保护局对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国邦进行现场检查及监测分析,浙江国邦下风向臭气浓度为25,未达到《恶臭污染物排放标准》(GB14554-93)新扩改建二级标准,即臭气浓度厂界标准值为20。浙江国邦上述行为违反了《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八十条的规定。绍兴市上虞区环境保护局于2017年2月14日出具虞环罚字[2017]1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浙江国邦处罚款8万元。

2018年9月18日,新昌县环境保护局对公司下属公司公盛材料的现场检查中,发现公盛材料未将装盛过危险化学品的原料空桶(系危险废物)按规范要求贮存管理,随意露天堆放。上述行为已构成“随意堆放危险废物”,违反了《浙江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2018年11月,新昌县环境保护局出具新环罚字[2018]7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公盛材料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8.5万元。

仅两个月后,2018年11月,潍坊市环境保护局滨海区分局执法人员对下属山东国邦现场检查过程中发现,山东国邦未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废气排放,造成厂界异味污染。山东国邦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第四十五条。潍坊市环境保护局滨海区分局于2018年11月出具潍滨环罚字[2018] 1126-8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对山东国邦处以责令改正违法行为,罚款5万元的处罚。

在2017年浙江国邦被罚款之后,2020年2月浙江国邦又被罚款46.48万元。2019年8月,绍兴市生态环境局执法人员对浙江国邦进行现场执法检查,通过查阅环评报告及相关资料,发现浙江国邦2018年和2019年恩诺沙星和盐酸恩诺沙星产量已超出环评审批总量,生产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在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浙江国邦上述违法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经批准后,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采用的生产工艺或者防治污染、防止生态破坏的措施发生重大变动的,建设单位应当重新报批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之规定,依法应当予以处罚。绍兴市生态环境局于2020年2月出具了绍市环罚字[2020]8号(虞)《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浙江国邦作出罚款46.48万元的处罚。

安全生产问题频发

除了环保违规问题,国邦医药还触及了多项安全生产问题。根据潍坊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7年10月出具的(潍滨)安监罚[2017]11709121-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山东国邦因违反操作规程或安全管理作业:现场检修作业未做到工完料清;受限空间作业票证未做到每隔2小时一检测,与受限空间管理制度规定的不一致,违反了《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被处以责令限期改正、罚款1万元。

根据潍坊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7年11月29日出具的(潍滨)安监罚[2017]1171107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单位)》,山东国邦因罐区甲醇卸车管道法兰静电跨接线脱落,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被处以罚款5000元。

根据绍兴市上虞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于2018年8月27日出具的虞安监罚[2018]7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下属公司华大医药因未执行国家和省有关危险作业的规定和单位的危险作业管理制度,违反了《浙江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十八条第(五)项的规定。依据《浙江省安全生产条例》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决定对华大医药作出罚款4万元的行政处罚。

在2017年、2018年,在公司连续触犯了安全生产问题之后,2019年又因山东国邦301车间控制室内应急柜内滤毒罐及消毒酒精已过期失效,违反了《生产安全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四十六条第(二)项的规定。

就在递交IPO上市申请前几个月,山东国邦再度违规。2020年1月,山东国邦因未执行安全监管监察部门依法下达的责令停止建设项目的安全监管监察指令,于2019年12月31日擅自进行该项目罐区控制室的施工建设,违反了《安全生产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办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处以警告并罚款1万元。

此外,除了触犯环保问题和多次发生安全生产违法行为,公司产品毛利率因为显著低于同行业公司,同样引发了市场的忧虑。2019年,同行业公司普洛药业、新华制药、富祥药业、鲁抗医药、新和成平均毛利率为36.90%,而国邦医药毛利率仅有25.94%(见表)。

同行竞争对手的综合毛利率在35%上下,国邦医药近三年产品综合毛利率却低于同行竞争者5%至10%,其中2019年公司毛利率低于同行平均值约10个百分点。为何公司产品毛利率显著低于其他同业公司?国邦医药及其下属企业近年来存在多次因环保问题、安全作业问题受到处罚的情况,公司为何屡次受罚却屡次违规?带着相关问题,《大众证券报》记者致函公司,但截至发稿时未收到相关回复。记者 蔡方